十仔

【带卡】粉丝的自我修养(中)

      。。。。。。。

       自从那天带土跑出去,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出现了。
       “呼……”卡卡西深呼了口气,看着水里倒影出的成年男性面庞,哎。。带土那个钢铁直男怕是被真相吓傻了躲起来哭唧唧了吧。粉了这么久的爱豆,突然变成从小就不对付的死鱼眼发小。。。
       “今天要不要和我来一场青春的决斗!”大龄少年凯乐此不疲的堵住卡卡西回家的路,“来吧我一生的对手!!!”
       “行吧。。。”死鱼眼翻转一下,反正家里没人。
     
      

       以为今晚又要寂寞空虚的卡卡西万万没有想到,失踪青年宇智波哭唧唧大概哄不好了·带土,竟然在家等他。
       做好了饭。嗯?。秋刀鱼。。。
       点了蜡烛。???
       另一个男主角站在餐桌旁扭扭捏捏,甚至带上了追星专用面具马桶盖。。
      “斯。。。斯。。斯。斯 。坎。斯坎。。儿。。”带土突然从身后拿出一把鲜花,“我我我我。。。。我都。。都知道了。。”
      “???”
      “你。。你可以和天真可爱活泼动人身材倍儿好精力贼棒的阿飞交往么??”
      “。。。”贤值的差距限制了他俩脑回路的共享,纵使卡卡西再聪明,也不知道室友犯了什么新病。
      “阿飞喜欢斯坎儿前辈好久了!!!从好久以前就一直好喜欢好喜欢前辈!请不要拒绝我!”
      “带土,你看清楚,我是卡卡西。”
      “哎呀前辈,阿飞飞知道呀~~~~”
      “我没有棕发,没有紫色的装饰条,对你也不温柔……带土,我不是……她……”
      “前辈在说什么啊??阿飞听不懂~~~~”
      呵。。。卡卡西看着不停扭动的带土,心里一阵烦躁。只是有点像琳而已,哪怕知道是讨厌的自己假扮,都可以忍受么?
      “带土,我可以帮你追琳。恩,不过她不喜欢你。”卡卡西抬眼直直盯着马桶盖的孔洞,“或者帮你追其他像琳的女生?”
       孔洞一片漆黑,不知道面具下的带土会不会是一脸厌恶的看着自己。带土喜欢琳,告白的时候却被告知琳喜欢的是自己。虽然是陈年旧事,但这么多年,带土一有空就会找琳,这当然是因为爱。
      “斯。。斯坎儿前辈你是不是误会阿飞飞了??”
      “不要骗自己了吊车尾,你会粉斯坎儿难道不是因为他像琳么?!”
      ???!!!!!!!??????!???!?!?!?!卧槽??!!宇智波带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从小聪明到大的竹马大人会有这样的结论。。。斯坎儿哪里像琳了???斯坎儿不是男人么????自己给他的眼睛难道出问题了??不不不,一定是笨卡卡自己的那只眼睛出问题了。
      阿飞一把掀掉面具,“笨蛋卡卡西!!!”
      完了,又要哭了。。。。
      “你。。你。。你怎么不明白呢?”红着眼眶的带土扑到卡卡西怀里,硕大的拳头捶打着对方的胸膛,“人家会粉斯坎儿明明是因为他像你啊。。嗯。。。特别是那颗痣。。。”
      “你喜欢的不是琳么?”
      “那是小时候不懂事,只有琳对我好,我以为那是喜欢。。。你,你那时候又老凶我。。。”委屈巴巴。
      “那你没事就去找琳。。”
      “琳说可以教我怎么追你。。。”委屈巴巴again。“帕克的高级狗粮,虽然它吃了拉肚子。。。秋刀鱼的做法,但你好像不喜欢我的秘制配方。。。还让我给你买亲热天堂,但是我怎么能让你看那种色情读物。。。还有。。。”
      喋喋不休。喋喋不休。
      被肌肉男捶打胸膛并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但是现在的卡卡西心里炸满了烟花,热度溢出一点点扩散到了全身,周身血管都在噼里啪啦的诉说着情不自禁的兴奋。
       “卡卡西,你脸红了。”带土起身,轻轻撩开对方的刘海,“还紧张的出汗了呢~”
      额头顶着额头,鼻尖对着鼻尖。
      几厘米远的瞳孔,映出了两湾深情。
      “交往吧。”

。。。。。。

【带卡】一个脑洞

        四站堍碎成渣渣后回到了暗部卡时期,并不是灵魂附在仔土身上,而是成年带土的形象存活。
        为了阻止悲剧,找到了暗部卡,阻止了四代死亡。因为知道当年的自己是多么执拗,所以没有直接去找长发堍。而是和暗部卡一起生活,没事带带鸣人,亲亲小嘴。。。。硬是把堍气回了村。。。
        但是因为是同一条时间线,未来被改变后,四站堍最终消失了。。。

        我文笔一般,要是有大大乐意写请写吧!!!

【带卡】粉丝的自我修养(上)

      
。。。。没网的时候突然冒的脑洞。。瞎写写

       带土粉上了一个模特。
       卡卡西看着自己的室友把不知从哪里搜集来的海报、杂志一摞一摞的搬进卧室,电脑和手机桌面也更换了照片,甚至衣柜里也挂满了这位新晋模特秀场上穿过的服装。。。虽然带土本人一件都不会穿。。。不愧是大家族的少爷。。。
       哦,你问这位模特是谁?斯坎儿啊~~~
       “斯坎儿可厉害了,本来是摄影师,结果有一次模特爽约,只好自己当模特来拍摄,谁知道。。啊!!!!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他好白好水嫩,居然可以hold住紫色的眼影,简直是天使!!”
       “棕色软软的头发,白皙的肌肤,性感的美人痣,温柔的神情~哦,我的斯坎儿,我想给你生猴子。。。”
       “呸呸呸,斯坎儿给我生猴子吧!!!”
       “都滚,你们这些腊鸡!都配不上斯坎儿……”
       卡卡西揉了揉额头,这位斯坎儿大概有毒,连带土这个纯直男都变成了他的粉丝。。。嘛。。。如果带土知道斯坎儿卸妆后的真面目,大概要粉转黑吧。。。。。。
       “带土为什么这么喜欢斯坎儿呢?”趁着某次室友醉酒,贤十终于发问,“肯定不是因为长相这么肤浅的理由吧?”
       宇智波家的继承人,什么美人没见过,更何况宇智波家特产就是美人。
       “呐呐~卡卡西,这本来是一个秘密~嗝~~”
       说话间带土贴近了卡卡西,温热的吐气就在耳畔环绕,搔痒的气息让卡卡西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太近了,带土。”连说话都带了些颤抖。
       还好另一个当事人平常就笨的可以,现在又喝醉了,并没有察觉到白发室友不平稳的呼吸,和渐渐发烫的体温。“卡卡西!!~~我难道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么?这个距离能比我们睡一张床还近么~~???带土大爷我可是要和你说一个大秘密!~嗝!”
       卡卡西侧身看着近在眼前的脸庞,嘴唇残留的伤痕是英雄的印记。双手捧起醉酒室友的脸,拇指忍不住摩挲着那个痕迹。“嗯嗯,带土大爷,我洗耳恭听。”
        “因为斯坎儿特别像我喜欢的人~”
         嘛。。。这样啊。。。还真是长相这么肤浅的理由。。卡卡西弯了弯眉眼。。棕发,紫色,温柔。。琳。。。这么多年了,真是一点没变呢,笨蛋带土。
       

      

    。  “啊!!!为什么为什么!!!斯坎儿为什么宣布不再做模特了!!!”带土抱着卡卡西在家嚎啕大哭。
         “嘛。。。他有他的理由吧。。不是发布会说了么。。”被肌肉手臂牢牢束缚的处女座洁癖,艰难的忍受着对方鼻涕眼泪的飞溅蹭摸。
         “啊!!!!腊鸡!!!!”又提高了一个音量。。。“什么叫做不想让喜欢自己的人失望,他这样人家才会难过啊嘤嘤嘤嘤阿飞好难过啊笨卡卡。。。”
         “嘛。。哭包。。。再哭下去给我买件新衣服吧,太脏了。。。”
         “嘤嘤嘤笨卡卡你也不喜欢我了么!!!你也要像斯坎儿那样抛弃可爱的阿飞飞了么?!”猛吸了一下鼻涕,再抬头带土已经换了个表情,“腊鸡!老子可是宇智波!!!我不相信斯坎儿会这么做,一定是公司逼迫他的!!我要查清楚!”
         “还是别了吧。。带土。。喂!带土!哭包吊车尾!!”看着一通发言后转身就跑出门的带土,阻拦失败的卡卡西难得露出焦躁的表情,“麻烦了。”

草稿。姿势有参考。
一个回村土和暗部卡领养了小鸣人的脑洞。
上色之日遥遥无期系列

草图。
好多大大的文里都有斯坎儿样的晓卡~和阿飞好般配的
✺◟(∗❛ัᴗ❛ั∗)◞✺

逃(下)我都不敢写这是短篇

主带卡,微小佐卡,不喜勿入么么哒
感觉越写越长///哭泣。。。
       以下正文
      
       带土从没想过自己居然可以再一次活下来,18年前被压坏半边身体,他成了依附植物的存在,不知道这次是依附了什么。复活的带土从一片树林醒来,很眼熟,他无数次跟着卡卡西来到过这里,当然是当事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这里离旗木老宅不远。在他旁边,立着一个小小的石碑,没有刻字,他知道,这是小卡卡西给自己父亲祭拜的地方。
       ‘变成了渣滓的我,也让你这么珍惜么?’带土想,一定是卡卡西把他碎裂的遗留物埋在了这里。旗木朔茂是真正的英雄,宇智波带土是卡卡西的英雄。
       他没在任何人面前现身,四战时写轮眼回到了自己身上,再也没有人可以破解虚化。他躲在空间里,看着那个答应他成为六代火影的人,每日每夜为了村子呕心沥血。他很聪明,破败的村子重建很顺利,他有优秀的学生,靠谱的后辈,村民也把他奉为英雄。所以,他很好…至少,看起来很好……

        夜深人静的时候,带土总是隔着虚化,偷偷把被噩梦折腾的人拥在怀里。带土觉得他的残生就会这么度过了——看着卡卡西正式成为火影,娶妻生子…在他遇到难题时偷偷去帮他解决一下……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他给予卡卡西的,从来都是束缚。

       

        佐助一般都选择在夜晚回村,大部分时候也只有七班和木叶高层知道他回来过。和纲手汇报结束离开火影楼时,看见高台上熟悉的人影,懒散的站姿偏偏能透露出性感,除了卡卡西,不会有别人。 
        “卡卡西。”佐助不愿叫他老师。
        “唉~又是晚上回来么,佐助君。”不良上忍用手撑着下巴依靠在栏杆上,露出的一节手腕泛着柔光,不偏不倚照在佐助的心尖上。“辛苦了哟,还不早些回去休息么?”
        “我何时休息,不用你操心。”明明是你更加需要休息,佐助腹诽。
        卡卡西耸耸肩,沉默继续环绕两人之间。
        “你真的想当火影?”佐助开口吹散了沉默。“如果是为了宇智波带土,我希望你放弃这个位置。你太累了,需要休息。”
       “佐助君是在关心我么?”
       “为了宇智波带土,不愿意的事情也无所谓么?”佐助不理会他的转移话题,“当年他给你写轮眼也是一样,明明会大幅消耗你的查克拉,可你却放弃家族的刀法而去将写轮眼发挥到极致……告诉我,他在你心里有多少位置?”
       过了不知多久,久到月亮被云层死死遮住。
       佐助走到卡卡西背后,伸出手臂,环过腰身,稳稳的握住对方在夜风中冰凉的双手。小时候宽广的背,已经可以被自己抱住了呢。卡卡西刚准备挣扎,佐助就更加用力的把他抱紧在怀里……
       “嘛……佐助……他是我的英雄啊……”知道挣不过佐助便放弃了的卡卡西回答了佐助以为不会有答案的问题。“只要是他给予我的,写轮眼也好,保护琳也好,我都想用自己的命去守护。可是我都失败了,写轮眼被黑绝夺走,琳被我亲手杀死……我以为我再也不能弥补什么给他了。万幸,他临死前给予了我成为火影的愿望,这次,我真的不想他失望了……”
       “那你自己呢?旗木卡卡西…就没有什么愿望么?”
       “旗木卡卡西么?”卡卡西闭上双眼,深呼了一口气,“他在十八年前,就死去了。”拷贝忍者卡卡西,真正拷贝的是十八年前的小英雄。
       “如果非得这样,那我陪着你。”佐助长大了,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不准拒绝。”
       “嗨~嗨~那我成为火影后,就麻烦你啦……”

       神威里的带土听到对话后陷入了思考。
       然后,四战战犯就在六代目火影交接仪式上突然出现了。接下来便是被封印力量,押送监狱,旗木卡卡西为保住他的性命以自己为筹码作为交换。火影头衔被撤。纲手不得不再次主持大局,五影大会将在两个月后重开,讨论宇智波带土的正式处决。

       卡卡西在带土刚被封印后得到了看望他的唯一一次允许。
       “你太没用了,什么都保护不了,我的眼睛,琳,火影的位置…你都失败了。”
       “你看看这个村子,因为你要保住我这样的废物,就因为这样一件事,开始疏远你,中伤你。当初可是他们把你举到火影的位置。英雄?不,你就是个笑话。”
       “保住我两个月有什么用,两个月后我的结局还是死……而你,从今往后会被所有人唾弃。”
       “我不允许你自杀,你必须活着替我感受痛苦。”

       以为四战时已经得到救赎的卡卡西仓皇逃离监牢……

       一个半月后,七班发现了卡卡西的异常。
      
       第二天,封印班传来迪达拉被秽土转生逃脱封印的消息,同时沙忍传来蝎为原型的傀儡被盗,整个忍界又陷入戒备状态。以防万一,火影前往监牢审问宇智波带土,卡卡西也随同前往。
       “轰!!”爆炸声传出监牢,暗部紧急出动,发现监牢已成为一片废墟。
       火影安然无恙,卡卡西和带土一起替她挡住了爆炸的袭击,迪达拉却突然消失。
      

        旗木卡卡西的名字被刻上了慰灵碑。


        “卡卡西,跟我走,在我身边用你的下半辈子来弥补你的罪过。”
        “好。”
        迪达拉出现的瞬间,卡卡西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嘛,贤十还是货真价实的。配合着带土一起挡在了纲手前方,同时带土开启神威,放出了白绝变化的二人,让它们被炸成碎片……嘛…那几个小鬼肯定会帮自己圆过去的,虽然有点对不起纲手大人和鸣人,火影的重任还是要靠他们了。还有佐助,不是不知道他的心思,但是小樱的苦苦等待,他是看在眼里的……嘛,学生的事情就让学生去解决吧~难得带土为了自己这么费劲心思,还是好好陪他玩下去~就不拆穿他了……

后记:
        “听说你要和日向家的大小姐定婚了。”火影楼上,前来祝贺鸣人的佐助和新任火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嗯。”褪去稚气的鸣人倚靠在栏杆上,“和平时期不能依靠武力让民众说服,有大家族作为支持也是维持村子平和的办法的说。我今后会对她好,我和父亲保证过会娶一个像妈妈一样温柔的妻子,雏田……很好。”   
        “……”
        “感觉自己变成当初最不想成为的大人了呢。”鸣人挠挠头,“卡卡西老师就好了的说~和带土哥一定很开……”   
        “嘘!”佐助对着火影翻了个白眼。卡卡西诈死后他立刻出村寻找,偏偏他像人间蒸发一样毫无踪影。
        “唉,对了!佐助你看这里怎么样,我在杂志上看见这张照片,樱花真好看的说!在这里举办订婚仪式的话,时间又是小樱生日,她一定也会很开心的说!!”鸣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本火之国地理杂志,翻开一页举到佐助面前,“哇~这个叫做斯坎儿的摄影师每次拍照都好好看,配文的植物人大大文笔也超级好的说唉唉佐助你干啥抢我杂志啊!”
       听到’斯坎儿’,佐助一下子想起了什么,那个嘴角有颗痣的摄影师,他们还一起合作过去掀开卡卡西的面罩。MDZZ!佐助想起那晚没带面罩的卡卡西,不就是斯坎儿的脸去掉紫色的可笑眼影么?!
       “鸣人,你说现在火之国哪里风景最好?”
       “嗯…唉…现在的话,大概是紫阳花吧~怎么……佐助你这是……”没等鸣人说完,佐助再次发问。
       “那这个斯坎儿,一定会去拍对吧?”
       “那当然了!斯坎儿大大从来不错过漂亮的风景的说!!!”
       话音刚落,佐助便消失在原地,留下一脸懞逼的鸣人。
      
        END

       就……带土故意让卡卡西觉得对不起自己,这样才好说服卡卡西为了补偿而同意和他离开木叶。        
       and带土帮迪达拉偷了蝎的傀儡,来做交换让迪达拉帮他。
       然后把鸣人雏田原作的婚礼改成订婚也是为了鸣人有另一种选择,一直觉得他俩的婚礼带着政治因素。私心希望鸣人可以接触更多人后决定结婚对象,而不是局限在木叶小强里。

逃(中)短篇

谢谢每一位看完上文的小伙伴~比心

主带卡,微佐卡(本章佐卡两句话。。)
不喜勿入么么哒~

       这是第47次,宇智波带土看着卡卡西把刀尖朝向他自己。
       
       ——刀尖从脖颈离开,顺着白皙的皮肤向下游走,停在了胸膛。那里有几道划痕,愈合了的,和正在愈合的。
       ‘呲-’
       蓝色光晕覆盖了手指和苦无,和皮肤接触的地方已经泛出血迹,又因为电流而干涸,发出烦躁的滋滋声响——
       他没有出手阻止,只是偷偷地在那里看着,他知道眼前的人会这么做都是因为他。看着那人胸膛上的疤痕,带土心中升起一丝愉悦,他的喜怒哀乐,都因为自己。差不多能确定了,卡卡西,每一颗细胞,每一粒查克拉都属于他。
       一阵响动, “卡卡西!” 一个黑影从窗口翻入,抓住他握着苦无的手猛的拉开。

       ——突然消失的电流声让空间一下寂静的可怕——

       ‘小垃圾!!’ 内心已经爆炸的带土在看见来人的瞬间却发动神威离开,毕竟现在的宇智波带土是个被封印了力量,关押在监牢的战犯,可不能让人发现他依旧可以使用忍术。
       “臭小鬼!”回到监牢的宇智波·气到爆炸不能正面怼还要假装弱逼·带土一拳捶向墙壁,牙床相撞发出咯咯的声音。

     
       宇智波带土有个计划,关于余生的计划,内容只有他和卡卡西两个人的计划。

      
       没有父母,相依为命的奶奶也很早去世了,老师被自己杀死,琳也死在了战争中……对,琳的死是因为战争,他很早就不怪卡卡西了,错的是战争,错的是会发生战争的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把卡卡西变得不像卡卡西,他骄傲的月光,一点一点的磨灭了光芒,生了锈,落了灰。
       无法容忍。
       不可原谅。
       哪怕是四战最后被鸣人说服,和七班合力打败了大筒木辉夜,也不代表他认同了这个世界。世界依旧是错误的,他只是突然不在乎世界会怎么样了,他有了新的计划。这个世界就让鸣人用他的方式去改变吧,如果是那个卡卡西认为像曾经的宇智波带土的鸣人的话……

       没有人想到六道仙人的力量这么强大,哪怕他化成了灰烬,也凭着残存的查克拉活了过来。查克拉可以连接心灵,是不是代表这个世界还有人心心念念着罪孽深重的战犯,让他的查克拉意识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如果是这样,那个人一定是卡卡西,也只有卡卡西——战犯和这个活人世界唯一的联系。'所以,’宇智波带土做了个决定,’我要带他走,心甘情愿的跟我走,心里只有我,满满的,没有一丝缝隙填存放其他东西……’ 什么村子…责任…还有狗屁心!爱!的!学!生!都见鬼去吧!

        “……我要带他走,宇智波带土,我需要你放了他。” 除了自己以外的宇智波,居然敢说出这种话,真是不懂得尊重长辈。
        “我从来,没把他当老师。”
        带土听出少年语气中的坚定,他决定的事情,不会动摇。真是可怕的宇智波家族病。
        带土很想大声嘲讽他,你老师把你当学生,你呢!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垃圾!你良心不会痛么!and卡卡西当然不会和你走,因为他的过去,现在,包括余生,都只会是我的!但是他依旧担心,卡卡西对佐助的溺爱在stk的这些年里他可是清楚的很!!!

       于是带土又做了一个决定,计划要提前了,不需要再确认什么了……






佐助:妈的戏精!

再比一个心❤~

微博上的idea~忍不住来了一发带卡(手残党勿pia)

逃(短篇.上)

第一次写火影。。紧张~😳
主带卡,轻微佐卡,不喜勿入么么哒

设定:
四战后卡卡西为保带土不死放弃继任火影,火影由纲手大人继续担当。

     
         卡卡西又一次把苦无从自己的脖颈处移开,苍白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有些许抖动。
         ‘啊……还不可以,还没有得到带土的允许。’
         苦无的尖端放过了脖颈的动脉,顺着白皙的皮肤向下游走,停在了胸膛。那里有几道划痕,愈合了的,和正在愈合的。卡卡西看着镜子,这片胸膛还是太平滑了…几道疤痕起不了什么作用,这里应该空无一物……
         ‘呲-’
         蓝色光晕覆盖了手指和苦无,和皮肤接触的地方已经泛出血迹,又因为电流而干涸,发出烦躁的滋滋声响。

       ”卡卡西!“
       握着苦无的手被用力拉离受刑者,突然消失的电流声让空间一下寂静的可怕。
      
       宇智波佐助离开村子一个半月后,接到同班医疗忍者春野樱的秘密卷轴,内容和他那个废柴老师有关。”真是没用…“看完留言的宇智波黑着脸,转身加速朝木叶的方向移动。

       ”所以,如果我没阻止你,你就要在自己的心脏上开个洞么?!“风尘仆仆的宇智波喘着气,带着愠怒说到。“一个人搬到这个几乎荒废的宅子,就是为了偷偷摸摸做这种事?”
       被教训的人好像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看着对面的眼眸里死气沉沉,过了好一会儿,眼神才开始聚焦…
       “哟,佐助。”。。疼,感到手腕传来的紧箍感,银发上忍用仅剩的清明确认了来者,倏然倒在了对方怀中。

       “村子现在不会派任务给他,可是他身上总是出现新的刀伤。宇智波带土,你还不明白么?”佐助把身体转向被关押的罪犯,这个角度让他看起来格外严肃,“卡卡西,他在自残。”
       “……”
       “而且是无意识的自残,伤害自己的时候老师他本人并不知情,身体依靠潜意识在行动。加上伤口也都在比较隐秘的位置,老师又是什么事都喜欢瞒着的人,清醒后发现伤口也不说。如果不是偶然发现他消炎药和安眠药的使用剂量过多,恐怕哪天他一个人不知不觉杀死了自己我们都不会发现。”医疗忍者双手握在一起,懊恼自己没有早些发现老师的异常。
        “果然是个废物……”
        “你怎么能这样说老师,四战牺牲了那么多人,老师他…老师他为了你……”少女的话语带着颤抖,握紧的双拳仿佛下一秒就要朝对方招呼上去。
        “小樱,”一旁的宇智波出口阻拦,“你先回去,我来和他说。”
        “你又能和我说什么,宇智波的小鬼,看见你的老师这样,是要哭鼻子么?”四战战犯嗤笑。
       佐助按住爆发边缘的小樱,如果不是需要火影徒弟做担保他才能见到宇智波带土,一早就不会带上她。把小樱送到门口等候,佐助再次返回层层看守的地牢,有些事情,还不适合让她知道。
        “把卡卡西给我。”宇智波不爱废话。“你不爱他,就把他给我。”
        “哦哟,宇智波面瘫也会讲笑话了么?你要那个垃圾就去捡走好了,一个垃圾归谁还需要问我这个战犯?”
        “和我装傻没用,你知道他不会和你以外的任何人走。这样下去他会死,我要带他走,宇智波带土,我需要你放了他。”
        “哎呀呀,笑话说第二次就不好笑了哦~我哪有抓着他,你带不走他,明明是你本事不够啊~”战犯的表情在烛火一闪一闪的光晕下看不真切,“再说…你曾经不是也想杀死他么?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你!的!老!师!了?”
        “我从来,没把他当老师。”

       





        带土os:腊鸡!!!你这个大腊鸡带出来的小腊鸡!!!笨卡卡是我的!我的!!!!你敢带他走老子就把你丢进神威让你一辈子吃不到小番茄!!!别以为这个破监牢关的住你带土大爷我!!你给我等着!!